博客年龄:2年6个月
访问:?
文章:104篇

个人描述

深圳大学国际经济法律与政策研究所所长、教授,法学博士。美国耶鲁大学法学院访问学者,德国明斯特大学法学院客座教授。研究兴趣包括国际公法(重点:争端解决)、国际经济法(重点:国际投资法和区域经济一体化)、国际关系和国际战略。

亚洲女性政治家的成功之谜

2012-12-23 23:17 阅读(?)评论(0)

朴槿惠当选总统不仅是韩国女性的骄傲,也为群芳斗艳的亚洲女性政治家登峰造极再添新记录。据不完全统计,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在亚洲地区担任或曾经担任国家元首的女性已有9位,而担任政府首脑的女性则达到15人次。这两项纪录,在世界各洲均名列第一。

借朴槿惠当选韩国总统之机,我对亚洲地区女性在政治方面的伟大成就做了一番统计、分析和研究,现将自己的一点点发现奉献给大家以期引发朋友们更加关注。

与世界其他地区比较,同时也与本地区男性政治人物对比,亚洲政治上成功的女性有其不同寻常的特点,她们之所以能够成就政治大业,其背后的原因也是很特别的。

魅力、毅力和能力

如果把我们亚洲成功的女性政治家的玉照排列开来,你会发现她们中的绝大多数美丽动人,形态气质俱佳。在老一辈(70岁以上者)中,仪态大方的有印度前总理英迪拉.甘地、斯里兰卡前总理班达拉奈克夫人、菲律宾前总统阿基诺夫人以及中国前国家名誉主席宋庆龄;在中壮年年段(60岁左右),出类拔萃的包括印度国大党领袖索尼娅.甘地、印尼前总统梅加瓦蒂、缅甸反对派领导人昂山素季、巴基斯坦前总理.布托、日本前外相田中真纪子和韩国新当选总统朴槿惠;在青春派里,1967年出生的泰国总理英拉1977年出生的巴基斯坦外长希娜绝对可以称作是偶像级的美女。以她们为代表的亚洲女性政治家,非但在事业上不输男性分毫,而且还能向世人展示如此美貌形象,实在是难能可贵。

亚洲的这些女性政治家多有过人的毅力。在光鲜的事业后面,她们中的大多数都有自己不堪回首的悲壮人生故事。有的在青少年时代失去父辈或其父辈在政治上遭难,比如梅加瓦蒂和朴槿惠;有的在中年失去丈夫,比如科.阿基诺、昂山素季、卡莉达.齐亚、班达拉奈克夫人和库马拉通加夫人;还有的一直在政坛跌宕起伏错过婚嫁最好时机而无儿无女。如果不是在内心拥有强大的毅力,不要说她们能够在政治上走向辉煌,就连站起来重新开始正常人生后的可能性都没有。她们终究都站立了起来,而且还站得很高。这种毅力,体现在政治层面就是为国家效力。就像朴槿惠所说的,“我没有父母,没有丈夫,没有子女,国家是我独一盼望效劳的对象。”

在产生女性国家或政府首脑的这些亚洲国家,基本上都是人口大国,其中有8个国家(中国、印度、印尼、孟加拉、日本、巴基斯坦、菲律宾和泰国)位居全球前20位。有些国家因为历史、文化和宗教缘故,女性从政十分困难。除了上面提到的一些条件,倘若她们自身缺乏过硬本事或能力,幸运女神还是会去光顾男性政治人物了。斯里兰卡是一个名气不大的南亚国家,但是它的前总理班达拉奈克夫人却以娴熟精明的外交技巧和能力在全球闻名。她从政40年,先后做过三任总理。虽然她个人的意识形态具有社会主义倾向,但是她不仅仅使她的国家与中国和苏联(俄国)保持了非常好的关系,而且还将印度视其主要的经济伙伴,同时与巴基斯坦也建立了紧密的联系。她个人的能力完全转化成了斯里兰卡这个小国在诸大国夹缝中游刃有余生存的机会。与斯里兰卡相同,巴基斯坦也是南亚国家,但是它的人口接近2亿,而且在地区和国际事务中十分活跃。现任外长希娜.拉巴尼.哈尔,如果不是具备超群的才干,仅凭世界级的美貌,35岁的她是不可能脱颖而出的。

家族、磨难和教养

人们常说成功的男人背后都有一个伟大的女人。那这些亚洲最出色的女人背后是什么呢?我的答案是:声名显赫的家族。无论这样的家族现在是兴还是衰,它们都留给了这些后来了不起的女性以巨大的财富。这个财富绝对不只是金钱,主要是从政的经验、广博的人脉和精神力量。这些女性中的大多数,在自己踏进政坛之前,对政治以及政治运作并不陌生。她们在父辈或夫辈或兄辈的政治生活中耳濡目染。据媒体介绍,朴槿惠在母亲去世之后就扮演起了第一夫人的角色。这样的政治经验天下能有几人得到过?前辈们的政治经验教训成为了她们的前车之鉴,前辈的政治资源直接转换成了自己的宝贵财富。没有人怀疑,英拉之所以能够坐上泰国总理宝座,与她的胞兄前总理他信不无关系。支持他信的人以及他信做总理时的智囊,就在英拉举旗竞选瞬间全部积聚在了英拉的旗帜之下。这也是常人不具备的政治条件。

曾经显赫的家族并不总是带给家人幸运。家族势去之后,家族中的女性往往要比一般人品尝更多世态炎凉和人世艰辛。如果运用的好,这种磨难又变成了常人难以企及的财富。有研究显示,时过境迁之后,公众会对这个家族中的女性多一些同情和善意。此外,在家族兴衰中历经磨难的女性也会成长得更快、更加稳健和更加令人信赖。这就是中国俗语讲的“因祸得福”。也正所谓:“从来纨绔少伟男,自古雄才多磨难”。

也正因为生长在一个特殊家族环境里,大多数功成名就的亚洲女性从小就有条件受到良好教育。在20多位亚洲国家和政府女性首脑中,有多位毕业于世界顶级名校,比如哈佛、乔治城、巴黎、牛津和剑桥。这样一类不同凡响的教育背景,不仅仅增强的是她们未来从政的自信心,而且还训练了她们高水准的政治技能。她们每一个人几乎都可以在大规模的公众聚会上呼风唤雨。此外,在名校接受教育也为她们培育自己的世界级人脉奠定基础。比如,阿罗约在美国乔治城大学学习时,同班同学中就有一位后来做了美国总统。他就是克林顿。1992年,克林顿当选总统后,当时还是一个小人物的阿罗约在第一时间以同学身份发去贺信。(不知道后来当上菲律宾总统的阿罗约推行较为亲美的外交政策是否与她和克林顿的这层同学关系有关?)

在对亚洲女性政治家观察过程中,我还有两点有趣的发现。

第一,一个国家能否出现女性领导人,与这个国家的人口规模、经济发达程度、政治体制和宗教信仰等没有必然关系。

第二,依靠家族势力或名望登上政治顶峰的亚洲女性会越来越少。这是因为像上述这些杰出女性因前辈或夫辈的缘故而所经历的一切在未来不会多见。她们的父辈或夫辈的遭遇是在亚洲尤其是东亚特定的不稳定的政治时代环境下形成的。未来能否有更多女性在政治上登堂入室,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目前正在台上的这些女性政治家的表现。我个人觉得,她们的表现应该不会让人失望。有研究数据表明,女性一旦从政,她们往往比男性更加投入,就像朴槿惠所说的,国家就是她的所爱。而男性则不同,权力之外还贪财贪色。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看到不少亚洲国家的男性政治人物涉贪腐的案件要明显多于女性的一个方面的原因。

 

 

    (文中图片源于百度图片)

 

【作者叶兴平:深圳大学国际经济法律与政策研究所教授】

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博客网址:http://yexingpingblog.blog.sohu.com/


分享到:
  最后修改于 2012-12-23 23:51    阅读(?)评论(0)
该日志已被搜狐首页录用:http://www.sohu.com/
 
表  情:
加载中...
 

请各位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